政策支持下,0-3岁托育必将是下一个风口!

托育星球

测评部落

感统世家

最近,托育的概念越来越火。

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幼儿园,只要符合安全标准、收费合理、家长放心,政府都要支持。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要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加强儿童安全保障

各大早教中心纷纷开起了托育班。

红黄蓝也开始转型,副总裁张帆将红黄蓝定性为0-6岁综合性早期教育服务提供商,其中包括四大事业版图:亲子早教、幼儿园、托育中心、家庭及素质教育。

政策逐步出台,上海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地区,陆续诞生了63家通过审核、拿到政府告知书的托育机构。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也已牵头起草《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代拟稿)》(下称《意见》),已报送国务院。

此前,学前教育新政发布,幼教资产证劵化的道路被封死,投资界哀鸿遍野。

新政对于连锁托育机构是个最大福音,非常幸运地避开了政策限制。当专注于早幼教的资本被排除在幼教赛道外之后,托育这个赛道就显得更加突出,将会成为资本的新宠。

早教中心最先争夺托育蛋糕

托育的概念虽提出不久,但在资本和需求的推动下,托育早教市场上不断有新玩家进场,其中,最大的玩家便是早教中心。

首先,现有的早教中心的盈利模式存在问题,这些机构多以课时制为主,而0-3岁的幼儿无法独立完成课程,所以主打父母陪伴参与的亲子课程,上课时间多集中于周六日,这就造成了早教中心的坪效比相对较低。

但托育服务与之不同的是,可以帮助有效补充解决双职工家庭的婴童照料时间分配,解决祖辈隔代带养,家政保姆专业服务质量等问题。

2-3岁婴童家长,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家长,都或多或少面临着妈妈休完产假回到工作岗位后宝宝无人托管的现状,所以未来的早教中心托育化将是趋势。

市场潜力巨大

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5个成员国中,约1/3的0~4岁婴幼儿受到不同形式的正式照料。法国的入托率达到49.7%,瑞典的高达55%,新加坡的近90%。

据统计,中国目前0-3岁儿童约有8000万人,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即使在城市, 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也不到 10%,增长空间巨大。

机构数量匮乏

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中国的托儿所几乎遍布城乡,在大中城市的企事业单位、街道社区都能看到婴幼儿的身影。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转型,企业后勤保障社会化的改革,出生人口的减少等因素,托儿所几乎消失了。

目前,在针对0-3岁儿童教育的主要是早教机构,选址大多在商场,服务时间也是大多在周末,真正的托育机构屈指可数。

机遇不止在一线城市

更多的投资人瞄上了托育这块蛋糕。

呼和浩特某托育品牌创始人:“二、三线城市的家长对于优质的教育资源更为渴求,开托育机构这件事儿还是不少宝妈给我们提出的意见,我们甚至有碰到一岁的孩子报了四个早教中心的现象。”

相比于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的各方面成本更低,二、三线城市的托育机构在房租成本和运作成本比一线城市便宜近七倍左右。

除此之外,一线城市想要聘请一个育婴老师,至少要8000元左右,而在二、三线城市这个价位足够聘请到两、三位育婴老师。

托育社区化是发展趋向

托育园的选址很重要,家长求的就是便捷,选择托育机构,第一点看中的就是距离,其次是环境、师资,最后才是收费。

有一家托育机构几乎所有的门店都开在了社区里面,创始人解释:“实行托育社区化,一方面可以更贴近家庭,也方便客户早晚接送;另一方面则可以得到物业、租金方面的优惠,有效降低运营成本。”

设立在写字楼或者别墅里的高端托育园,存在市场,但可能不是未来的趋势。将位置设定在太过高端的地区,成本和收益难以平衡。

托育社区化得到了诸多业内人士的认可,相比于在高端的繁华的购物广场设立托育场所,社区的托育机构便捷、普惠,更能满足家长的需求,以社区为中心,才是托育的核心

本文来源网络